2016年4月30日




新郎是職業軍人而新娘是護理師,在拍攝過程中了解到他們因為工作的關係要互相配合彼此的時間,不過很能感受到新郎對新娘的呵護,總感覺他們倆相處是很自在且自然的,拍攝完訂婚流程之後新人們還能不畏炎熱跟我去走走拍拍,是讓我感到開心的事。最後感謝茜的相信能把表妹的婚禮介紹給我拍攝,也謝謝新人們的相信,把那重要的一天交給我。
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慧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科岱&翊惠 文定紀實
 
Toggle Footer